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>  英模谱

极目南天震虎口——记中国人民解放军肇庆籍一等战斗功臣梁肇年

作者名:记者 彭建基  来源:西江日报  撰写时间:2014-07-30
  梁肇年1964年当兵离开家乡的时候,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会远赴异国战场,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空军浴血苦战,在负了重伤的同时,也立下了一等战功。

  1942年9月出生的梁肇年,是广宁县石涧镇人,1962年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,1964年夏季征兵,虽然他已经达到义务兵征集年龄的上限22岁,但梁肇年是当时农村青年非常少有的高中毕业生,以及一口在广东人中还算不错的普通话,使接兵干部下决心收了他。

  梁肇年入伍到了解放军陆军高炮63师607团五连,成为“八五”高炮连指挥仪班战士。当时63师刚刚由福建前线移防到广西地区,加强广西地区的防空部署和随时准备出国赴越南作战,所以,梁肇年和新战友补充到63师以后,马上投入了紧张的练兵和作战准备工作中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,美国在越南南方的侵略战争规模不断扩大,并且大规模出动空军对越南北方实施狂轰滥炸。根据越南政府的请求,中越两国签署协议,决定派遣中国人民解放军入越,除了工程兵、铁道兵等部队帮助越南修桥筑路之外,还派遣高炮部队担负防空作战任务,并掩护中国援越工程部队的施工。梁肇年所在的高炮63师作为首批援越高射炮兵部队,于1965年8月1日入越作战,至1966年7月底回国,出国作战的时间刚好一年。

  回忆这场距今将近半个世纪的异国战争,梁肇年印象最深的,是1966年5月31日自己受伤和立功的安沛车站防空作战。

  梁肇年认为,安沛车站防空作战是63师出国作战中打得最残酷的一场战斗!那天从下午3点到5点短短的两个多小时,美国空军先后对我607和619两个团共同防御的阵地发动了两波攻击,先后出动了两个联队、107架各类战斗轰炸机,对我防守阵地投下200多枚各类航空炸弹,单是梁肇年所在连队周围直径两百多米的地方,就挨了24枚炸弹。

  那天梁肇年是作为预备九测手,负责协助九测手捕捉正南方向进入的敌机,就站在班长的旁边。当时他发现正南方向有敌机飞来,就迅速操作瞄准具把敌机锁定,并且大声报“好”,其他的测手正在紧张计算各项射击诸元的时候,防空工事门口外被击中一枚250磅的重型炸弹,多枚球形钢珠炸弹命中工事顶部,在猛烈的爆炸中全班14个测手中有9个负伤,梁肇年也是其中之一。“我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闪,腹部和右大腿好像有什么东西划过,接着就感觉到右大腿的血流了下来,一直流到鞋子上。”回忆起负伤时的情景,梁肇年记忆犹新。

  “可是我顾不上这些,因为我左边的九测手负了重伤,向右倾斜歪倒在我的身上,我叫五测手把九测手抱离战位,自己飞身跃上九测手的战位。趁着其他顶替的测手还没有就位,我转身把倒在我左边的副班长八测手扶起,扯下挂在自己腰带上的急救包,用牙齿撕开,顾不上自己也负伤流血,先给他把急救包贴在伤口上止血。这时副连长和排长赶到,下令立即抢修和抢救伤员。战友王武斌二话没说把我背起往防空洞跑,刚跑进洞里,洞外就响起钢珠炸弹的连串爆炸声!”梁肇年接着说,指导员带领抢救组,冒着弹雨硝烟将伤员送往团包扎所进行急救,随后又送往140野战医院救治。他右大腿多处严重受伤,腹部也多处中弹,肠子被打穿了六个弹孔。

  5月31日下午的安沛车站防空作战,607和619两个团共同防御的阵地一共击落了16架敌机,击伤10架,梁肇年所在的高炮五连140多人中有62人负重伤,牺牲7位战友。梁肇年因为英勇战斗,被上级机关授予一等功。

  1966年高炮63师回国后,梁肇年在当年国庆节随同解放军功臣代表参加了国庆观礼团,并赴京受到毛主席、周总理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。1968年提干,1986年从师副政委岗位转业回肇庆,2002年从肇庆市科学技术协会退休。


相关附件: